たまご

wine

所以我觉得。我觉得..。以现在的节点去看过往,感慨那时的感情真是能吞噬一切的炽热和深沉。

我不是总嘲讽你。我只是觉得过往那么深重的,几乎占据了当时的自己的整个内心的感情并不那么容易消散,太容易唤醒也太容易留恋不舍,某些时刻就会直接再度沉沦。

这些都太容易发生了。或许早已发生了。我的危机感大概尽数来源于此。

不信任并不会有那么大的妨碍,危机感才是最大的妨碍。

于是这两种黑暗构成了我一切的暴动。

 

我太过主观固执,可能也太软弱。

我想我和你一样清楚那种喜欢的感情如洪水如巨潮

不由分说地横冲直撞。揉进文字里写下来也难以削减其一点点的宏大。

那其中巨大的喜悦和期翼还有诸如几乎要把心脏融化一般的颤抖之类,

我想我是连万分之一都没有给过你的。

 

同时我也没有从身上感过这些,这些大概是…。大概是那种感情的标志性的东西。

我不知道。但同时我也觉得,我和你,我们,可能还更能称之为爱情。

 

我不知道。我很难给你写点什么,越发地困难了,而你向来是不对我多费笔墨的。

我不在意这个,确实。即使是现在我对她也能流畅地在白纸上倾泄一些我仍在思考的关于她的那些东西,对你则,则做不到这样。我给你的笔墨也很少,你看到的那些基本都是既烂俗又质量低下的生拼硬凑的东西。

 

现在写的这份也是。

 

就很艰难。

 

你也是如此的。对我的言论少之又少,我在写这件事并不是嘲讽。我没那么多嘲讽,嘲讽的目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你感受痛苦的同时来摸摸我的痛苦。而我和你说这些事,就不是这种目的了。

我也不知道,不要问。我不清楚,我怎么总在想这些事。我不喜欢活在过去,我的过去阴暗悲惨又无趣还糟糕极了。

我只是在想这有什么共同性吗。我和你。

我也没那么无聊,我只是重新在想我和你的感情。

 

你那边的是什么样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迟钝,而我漫不经心又没有生命力。

感情和中年人一样,淡得和水一样,每天的生活似乎都离不开,也会觉得你依然很可爱,在一起大概是和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

就是没有感觉啊。是我的问题吗,还是我们两个都已经淡到对于这种本应该悸动的东西无动于衷了吗。

不存在坚不坚持的问题,我不会厌倦。可能是习惯反省的习惯让我看起来活在过去,我总会反复思考一些东西企图找到点新的思绪。当然这到后期已经没什么用了只会增添很多无用的烦扰,可能也是习惯性地消磨时间。

 

所以,你会厌倦吗,会的吧。

我既不存在希望也不存在阳光,不会让你感觉生命重新鲜活也不会让你有什么活下去的动力。

可能只有某一天一起死去的动力。

也挺浪漫的,这么说出来。

 

我只是愧疚吧。我给不了这些东西。至少是些我觉得,你很期望的东西。毕竟。毕竟。

你的感情比我丰富也比我深厚。波澜的起伏比我大得多。我不知道你究竟需要哪些而不需要哪些,我尽力都给你,甚至是强行翻出来塞给你,这弄得我们都遍体鳞伤。我很抱歉。

我大概比你想象的还要能坚持一些,不要忧心我的离去。

忠诚我是可以一直带进坟墓里的。并且从始至终只刻有你的名字。

我没有什么再去爱人的想法,那些悸动和春风我已经体会得足够了,并且用珍贵的玻璃瓶装了一些放在心脏的某个角落。我不怎么回忆这些东西,有时甚至只用来作为分析某些人某些事的资料,但我想我这辈子已经足够了,往后的余生我是不会再需要这些东西了。

 

主观固执。我想,你还是需要的吧。甚至还是渴望。我这么想的理由在第一段,虽然并不够充分。

她没有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只是有着每个普通人都会有的冷漠和辜负。

“我会爱你。但我还是爱她。”

一开始就知道了。义务劳动也是一种劳动,甚至比权利要尽力得多。

时间期限我还是坚持我的主观固执好了。你从不坦诚,只有那一次坦诚,堪称惊奇。

鉴于你肯定又要暴怒,让我到此为止。

 

回到前一段。虽然这看起来很傻,大概,我不知道,世俗的观念来看,一生只专注一份感情是傻得可怜又可笑的。

我不清楚,可能也会有对你疲惫的那天,但那个时候我一定也没有更多的心去尝试爱别人了。

 

哪有什么永恒,没有的。爱情这个定义总有些不适合我和你的感情,我不清楚,我不常用。但我还是会说我爱你,我不敷衍这个,我想还是囊括了很多东西的,即使不是全部。

可能没有吧,我说永恒。但我想,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闭上眼就有的黑暗我只要一种就够了。足够了。

 

我太久没有写什么东西了,我也不是很能用文字写点感情。我没那么丰富,我还是冷冷盐盐的本性。我不是很享受写这些东西,因为我的胃会绞痛而不是愉悦地变暖,比较艰难。

活得真是一点快乐都没有。但我不怎么忧心,没有什么痛苦就够了。

所以我很无趣,我这么说。

 

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我不是不回答,我是说不出话。

你懂这个区别的,我希望你懂。

 

我理应对所有人温柔,特别是你。

我总做不到。我。我...。

 

即使如此我还是有些话不会说。永远不会说。心里滚一千遍我也不会说。

不会让你知道。

我是猫猫护卫军。

 

谈谈没关系。

 

一开始是真的没关系。我觉得。我觉得没关系。我想我能承受吧。

我想带你走出来之后我就可以放手了,你也能继续被爱情救赎。

功成身退,理想结局。

于是我一边忧心忡忡一边一笔一划地哄你,没关系,你过来吧,让我照顾你。

最后再把你送还回去,过你原本的生活。

 

直到你说我爱你。

不是单纯的言语,还有更多的东西。

 

我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失智,我明明最清楚再也不可能活成过去那样了,一点都不可能了。什么都会变的,感情也会。任何都会。我留不住的。满目疮痍。

 

失智了。告诉你没关系,告诉你你爱她吧我不会有什么感觉,一边牵着你防止你流逝,一边顺着你下沉而不是把你往上拉。

 

甚至为了避免二次伤害而圈住你。

我是太自大的人,真的。以为我的救助真的能防止你溺亡。

 

没有用的。暴风雨来临之时浮木只是能牵着你的手而已。

它做不了什么。甚至进不去你的心。即使它在看着。

也许它只能和你一起沉浮。

 

写到这里我都觉得我是故意失智的了,但我想不是。

我还是没想到这世界的恶意如此浓重,竟还全都向你袭来。

你每一次的破碎都足以使我难以呼吸。我千疮百孔。

最后一刀,“你根本就不懂。”

即使痛苦到想就此长眠也没有想过放弃。

只是偶尔有过念头,如果你没有对我说,救我。

没有如果。

 

没关系。一开始是这样的。

但后来不是了。而我不能向你说明。因为这十分卑鄙。

 

我很抱歉。

 

我并不是个能对你好到消除那些自我感情的人。

可能是我不够好吧。是吧。

我没有好到能满足你的一切任性。

这不是嘲讽,猫猫。是我的自我反省。我是有错的。

 

你也有。而这都过去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生命的长度,这无法估量。

感情更是无法估量,年轻的感情瞬息万变又脆弱不堪,但很浓重。能刻一辈子的浓重。

而成熟的感情已死。我不作评价。

 

我不清楚。这种折磨大概永远不会消失了。关于你抛弃我的那些事情。

而这大概也会经常反应在我的暴躁上。希望我有朝一日能控制,不然也是你的折磨。

算了。都没有关系了。我喜欢沧桑感,但我似乎不怎么成功,只给自己附上了阴郁的气息。

 

完全なバカだ。

任何方面都是。

 

写完了。

我是说我的思绪只能写下这么多文字了,在这段时间里。

可能我是弱智吧。

不清楚。

 

 

 

感觉疲惫了吗?

会的吧。

 

 

汪汪汪。

我爱你。

 

你的犬。

2017.7.15 --:--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