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ご

wine

小红帽 1

Part1

 

  她还是穿上了那条红裙子(即使她非常不情愿发誓等故事写完要去暴打蛋子),将小红帽系在了头上,提着篮子出发了。

 

  即使她对篮子里的东西有些怀疑。

 

  (生病的人吃这些真的没问题?)

 

 

 

  黑云·小红帽提着篮子走在通往森林的小道上。早晨的风景还是很好的,一路上有不少人和她打着招呼,问她要去哪儿,得知后都嘱咐她要多注意安全,并祈祷上帝能保佑她免受灾险。

 

  那片森林里有狼。

 

  这是她一路上以来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狼?)

 

  

 

 

  踏着小石子越过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的小河,惯例地和守在村口的守路人交换了一个道别的目光,有点潮湿的空气杂着路边草丛里飘来的青草香,她踩着小石子铺成的一条小径,渐渐远离了乡村,走向那片森林。

 

  外婆家的房子建在森林后面,要去那儿得穿过那片浓密得有些神秘的森林,虽然她并不明白自己的外婆为什么会把房子建在那儿,可以算得上是森林的深处的地方。

 

  自那次收到过她的做的小红帽后,她已好多年未见过她的外婆。

 

  (虽然,她其实也不知道她的外婆究竟是谁。)

 

 

 

  踏入森林,高高的树木上浓密的暗绿色叶子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只有一道道微弱的光束从缝隙中设在地面上。她踩着枯枝落叶,行走于寂静之中。

 

  虽然这儿绝对称不上是阳光明媚,但她一路上还是看见了一小片一小片的花丛,颜色一点不单调,朵朵都缤纷而鲜艳。

 

  她哼着好汉歌,边走边采着花,我们一般称这种人为花美男x

 

  

  森林因为树木排列的关系,总是有着许多岔路,她在第一个岔路口停下了。

 

  与之前阴森的森林不一样的是,这儿光线微微明亮了些,以及路口旁的一颗大树旁,有一个身影。

 

  (这儿有人?亦或者别的什么?)

 

  怀着警惕,黑云·小红帽把篮子藏在了裙子底下,朝那个身影走近。

 

  她观察着那个身影,慢慢走进,等到能仔细看清后,她发现那是个人的身影。

 

  

   那人抱着臂斜靠在树干上,米色的牛仔帽低低地压着,大半张脸隐在帽檐之下。

 

   安静地没有动静,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好吧,即使是在这鬼扯的童话世界里,她也能认出那又高大又痞气的身影准是她家三弟没错了。

 

   连出个场都这么装逼,黑云想。

 

真不愧是蛋子写的童话故事。

 

 

 

  她想了想,一路上好不容易遇到个算是活的,还是过去搭句话吧,至少蛋子能知道这岔路口该怎么走?

 

  (以及,他是在等谁?)

 

 

  “蛋子。”黑云边走边叫了一声,注目着那个身影的一举一动,她还暂时不知道他是处于什么角色,以及出现在这儿的意义。

 

  只有风拂过他帽子上的的黑色羽毛作为回答,他依旧环着臂靠在树上,没有动静。

 

  “蛋子?”黑云又叫了一遍,“别装逼了,你大哥要问路。”

 

  

   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他沉静如雕塑,只有身子微微的起伏证实着他还在呼吸。他的身子隐在树的阴影里,无法探测。

 

  

 

  “你这家伙到底在玩什么…”

 

  她有点奇怪地走过去。

 

 

 

然后她发现,蛋子他他妈的是睡着了…

 

 

 

“你他妈这也能睡着…“黑云有点无奈地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试图叫醒他。

 

  但她伸出手后才意识到,她现在头上系着小红帽,身上穿着少女的白蕾丝边红裙子,手上还提着一个编着漂亮花边的篮子….

 

  太迟了,现在再把蛋子打晕已经来不及了…

 

 

  蛋子迷迷糊糊地垂了一下头,慢慢地抬起明显还没睡醒的眼睛适应着眼前的情况,她看见他悄悄抬手抹了一下嘴边疑似口水的东西…

 

  大约愣了一秒后,蛋子似乎终于是清醒了,然后他猛地把头偏到一边,皱着眉使劲抿着嘴浑身发抖起来。她能看到他怎么压抑都还是在大大地上扬的嘴角。

 

  “别笑了…给我憋着…“黑云无奈地看着她家三弟快憋笑憋出内伤。

 

   “你,穿裙子,实在是…“他漏出的声音里明显混着压抑的笑声,不停地深呼吸让自己不笑出声来,“太奇妙了…”

 

   最后他实在忍不住把脸转向了树干,黑云知道他肯定背着她在肆无忌惮地狂笑x

 

   “笑够了没,哥有正事问你。”黑云瞪着他,“见好就收啊。”

 

 

   “咳,所以是?”他终于努力调整了一下笑僵表情,想着等会再笑个够,用轻佻的语气回复着,“要问路吗,美丽的小女孩?”

 

   黑云有些诧异地挑挑眉,“你知道?以及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多年以来想看你女装的心愿终于实现了。”蛋子神秘地眨了眨眼,不答反问道:“你那裙下都有些什么?”

 

  “…”黑云冷冷地瞪了他几秒,一如既往并不打算回应他那下流的双关,翻了个白眼回复道:“我是小红帽,你看得出来,不用多解释了。我外婆生病了,给她吃的。别扯淡了,早点送完早回去,你也省的费心编故事。”

 

   蛋子咧了咧嘴角,“这样啊。”然后猛地从斜靠着的树干上直起了身子。

 

  “说起来,你在森林里出现,你的身份就只能是…”黑云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她的三弟可是个坑货,虽然她也确实信任他。

 

   “Have a guess?“他贱贱地笑着。

 

   (欠揍,非得跟她耗时间)

 

    她扫了眼他那规规矩矩的装束,蓝格子衬衫卷起了一般的袖子,棕色色的皮带松松垮垮地系在黑色的长裤上,米色的帽子上别着跟羽毛。

 

  “猎人?逊。“黑云悄悄地翻了个白眼,”你等会儿最好别再睡着,虽然我一点都不想看你英雄救美的戏码,但我至少希望不死在狼肚子里。“

 

 

  “Wrong.“

  蛋子轻轻点了下脚,笑着抬手向上顶了顶帽檐,软软的深灰色的耳朵尖从帽檐处露了出来。和耳朵一样深灰毛色的狼尾象征性地往地上一扫,扬起几片落叶。

 

  ”你是狼?有趣。“黑云扫了眼他那依旧不怀好意地微微摇着的大尾巴。

 

 

  ”准确地来讲,狼人。“蛋子展示般露出了点尖牙,”我怎么可能当猎人那种好人。“

 

 “虽然我也确实想试试英雄救美那种帅气爆棚的虚荣感。“似乎有点不甘心的补充了一句。

 

 

  “随便吧,我还急着去见我那住在森林里的外婆。“黑云转了个身,既然是对立面,即使是自家三弟,那也日后再见了,”所以你的最终计划是想要吃我?即使是蛋子写的故事,结局她也还是会老老实实按着原本的来。不过我记得在这儿你是不打算取我性命,因为你想一石二鸟。“

 

   “没别的事就小屋见了,我倒还有点期待你作为狼人会耍什么把戏。“黑云扬了扬告别的手势。

 

  “一路右转,除了第三个路口要用旁边松树上松果去和树洞里的松树交换情报获取方向,那个地方的路口会随天气变化而改变。“狼人漫不经心地把目光移向手边的一小片花丛,边说边采了朵白色的小花,”下次不要这么轻易信任未知身份的人,即使那是你三弟。童话世界里的事一切都不好说。“

 

(他是不是刚刚才说过不要信任他?)

 

  ”篮子里的葡萄酒不错。“狼人把白色花朵的茎折断,只留下了花的那部分,”以及,其实我喜欢你外婆。“

 

  “关我屁事…“黑云用力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冰冷地瞪着蛋子把白色的花别在她的小红帽上,”你再开我性别的玩笑…“

 

  “的邻居小阿延。“狼人满意地看着别在小红帽上的白色小花,”这才像个可爱的女孩子,穿着红裙子,头上不别朵白花怎么行。“

 

   (她思考着他说刚刚那些话的意图,甚至懒得去把头上那朵花扫下来)

 

“我在这儿等待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这会是个有趣的旅程。”蛋子识相地后退了一点,他觉得他大哥真的该生气了,不过他也从来就学不会适可而止,“帮我向猎人先生问个好。There will be many more days to come.(来日方长)”

 

   狼人的尾巴愉快地打着圈。他扔掉了作为掩饰的帽子,两只耳朵危险地轻轻抖着,消失在了树林之间。

 

 

 

 

   “你非得说鸟语装逼?“

 

   “这是格林先生的英国童话。“

 

   “净JB扯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