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ご

wine

小红帽 3

过渡章。

  为什么突然就更新了,因为五一劳动节,劳动最光荣。


————————————————————————

Part 3


目送着蛋子悠闲地甩着狼尾消失在树木之间,小红帽黑云摇了摇头,还是决定继续按着本来的计划赶路。

 

 这孙子也不知道在玩什么幺蛾子…

 

 一路向左?好吧,虽然那边看起来比右边更糟糕一些。

 

 但蛋子那家伙至少不希望她直接死在路上吧。

 

 

 

 

 顺着小路往前走着,石道旁本稀稀疏疏的小草渐渐茂密了起来。浓密的树叶细缝中透下来的阳光似乎也跟着明亮了一些。

 

 到了外婆家要说些什么?一进去就看看躺在床上所谓外婆其实是狼的破绽然后把篮子砸在他头上救走外婆扬长而去?

 

 不,她大概做不到,她觉得他大概是打不过她三弟,在自己穿着粉嫩的小裙子和对方还算是名副其实的狼人的情况下。

 

 她已经很尽力地不要被那该死的裙子绊倒和维持着怪异的走姿了(。

 

 要是被蛋子看到她踩着裙子一头栽在地上他大概会连着笑她个没完,她要是真的被激怒得和他打起来那这童话故事的场面可不好看了。

 

 

  真该死…偏偏蛋子那家伙是狼(人)。

 

  好吧…想像了一下被蛋子一脸臭屁地端着猎枪在危急时刻救她出身的样子,她觉得他还是做个狼人好了。

 

  (但是兽人真的很棒啊,有绒毛的尖耳和尾巴什么的,还有那带着威慑力的利牙)

 

 

 

 童话故事的设定上来讲蛋子的最终目的大概是要吃她下肚,但是狼人…不吃人吧?

 

 她实在没法知道蛋子在作为bad guy的时候会用什么样的手段达成目的,她印象里的三弟不过是个成天满口跑火车的小混蛋罢了。

 

 

 他妈的她为什么就被蛋子掺和进了这童话故事里,母子梗玩了女装梗玩了傻逼蛋子嘴上开车也玩了,还玩点什么?

 

 

 她决定不再想这些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恼人的事情,安心地又转过一个路口。

 

 

 

 她忽地在视线左方瞥见了一座模糊地隐在树枝后的木屋,然后在这时她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小黑?”

 

 

 “嘿。”她停下了步子,有些讶异地转过身看着从雾气中走来的身影,“兰森。”

 

 

 

 她看见兰森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整理了一下帽檐,挂在左肩的棕色猎枪衬得她原本就洁净的皮肤看起来更加亮白。有点泛旧的灰色手套上有斑驳得已经几乎看不出痕迹的标志。

 

 一身旧日猎人的行头本该有些沧桑,但不知为何兰森穿着却有种清爽感,连斜搭在腰下的猎人工具包都有了点俏皮的味道。

 

 

 太明了了,这才是真正的猎人啊。

 

 亏她还把站在树下就能睡死的蛋子当成了猎人,这气质差怎一个low字了得。

 

 

 她必须得说,兰森十分适合猎人这一角色,至少从装束上来讲,是的。

 

 思绪到这儿,她又忆起了自己身上是个什么样的该死的情况…

 

 

 “噗…小黑…噗——”兰森还是忍不住大笑得弯下了腰扶着膝盖,浑身都在狂抖,“你这身裙子实在是太…适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来接下来要遇到的每个人都要笑裂几次,我就先当热身了。”黑云无奈地抬手擦了擦鼻梁,“还不是蛋子那黑心玩意儿搞的鬼…”

 

 “其实大家想看小黑你穿裙子好久了。”兰森稍微止住了笑意,她眨了眨眼,“哦,大家是指,狗娃,胡三和蛋子。”

 

 “那三个家伙脑子里从来就没什么好东西…”黑云轻微地翻了个白眼。“兰森是猎人?”

 

 “嗯。不过看起来似乎是,已经退休的那种?”兰森抬了抬手,打量着那久经年月的手套。

 

 “唔,这么看来,我是小红帽,蛋子是狼人,兰森是猎人,角色差不多该齐了。”黑云盯着兰森的猎人行头思考着,“兰森在这附近是在干什么?对了,蛋子那家伙刚刚让我带她向你问声好。”

 

 “我准备去打猎来着。”兰森提了提那把看上去与她的身高不太匹配的笨重猎枪。“蛋子向我问好?她问的是阿延吧。”她露出了个有些释然的微笑。

 

 黑云也跟着轻轻地笑了,摇了摇手上的篮子,“那我先赶路了?兰森继续去打猎吧。”

 

 这么看来大概是兰森来救她与狼爪之下了,这个组合想想还挺有趣的。

 

 

 “那小黑再见。”兰森摆着手道别。

 

 

 

 她继续朝着外婆家的地方行走。

 

没走几步她就听见背后传来远远的声音,“小黑——那条裙子真的超适合你——”

 

 

 

她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撞向旁边的树干。

 

她哪天一定要把蛋子揪起来揍一顿。


评论(1)

热度(1)